重生之嫡女悍妃

花逸安

首页 >> 重生之嫡女悍妃 >> 重生之嫡女悍妃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福妻跃农门 重生之温婉 重生之女将星 相媚好 纨绔世子妃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朱门恶女 齐欢 重生之嫡女祸妃 首辅娇娘
重生之嫡女悍妃 花逸安 - 重生之嫡女悍妃全文阅读 - 重生之嫡女悍妃txt下载 - 重生之嫡女悍妃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410章 大结局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次日,原本君煦想带着宁墨去趟东临大军的驻扎,但却一早收到睿王妃的信件,令其直接赶往南夏所在的都城南阳,并且给了指定的地点。

南阳城中,一所偏僻的院落。

“公子,里面请。”年约五十有余的老伯,瞧见来人,语气带有几分恭敬的开口。

君煦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身后的冷霄十分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公子,老爷刚刚醒来,您直接进去便可。”那老伯毕恭毕敬地道。

“有劳。”

推门而入,入眼的便是睿王斜坐在床榻上,许是听到动静,他也正巧看向门口处,父子二人对视,君煦能明显瞧见他脸上的苍白,心中一紧,忙道:“父王。”

快走几步,眼中的担忧显而易见。

“无妨,索性并未伤及肺腑,煦儿,许久不见,你身上的毒可有好?”睿王嘴角含笑,声音虚弱的开口。

“父王不必担心孩儿,倒是父王....”

“此事为父慢慢与你细说,这位?”还未等君煦说完,睿王的目光放在同君煦一同走进来的人身上,语气里带有几分不解。

这些天,为了方便行事,宁墨一直做男扮女装,是以,一时倒也让人捉摸不透。

“参见睿王殿下。”宁墨闻言,大大方方的行礼。

“父王,这是墨墨,我之前信中所提到的女子。”君煦适当的开口解释。

他的话一出,睿王了然的点了点头,眼中有几分揶揄的看向君煦,作势咳了咳,含笑道:“既然都是一家人,倒也未曾有可隐瞒的地方,那日,我带人前去巡查布防,但却在路上不甚遭到袭击,寡不敌众,被一群黑衣蒙面人抓了起来。

而后又赶来一批黑衣人,两方对峙厮杀,我被那批后来者带走,凭着之前的认知,我大概能猜出是南阳城中的一座破旧院落。

许是他们自以为我身受重伤,掀不起任何的风浪,却不曾知道,我曾在几年前将一批人手秘密送往南夏,乘其不备,我与之取得联系,又寻了个合适的时机,他们将我救了出来。”

“孩儿刚刚所见的老伯,可是父王之前所派送在南夏的人?父王可知此次抓你的幕后之人?”君煦问道。

“嗯,不错,至于这幕后之人,原本我以为是南夏三皇子云霆的人,后来才知是一位名叫博爷之人,而这位博爷则是半路截胡云霆。”睿王闻言,继续道。

话落,便瞧见君煦和宁墨对视一眼,面上却多了几分异色。

“父王可知这博爷到底是谁?”君煦稳了稳心神,问道。

睿王虽感觉这二人有些奇怪,却也未曾多想,忙开口:“是南夏王的亲弟弟,云真。”

“就是那位传说痴迷琴棋书画,不理事俗的善王?”宁墨快速地将有关的记忆搜索一遍,询问地出声。

“嗯,就是他,怎么?你们认识他?”

“父王,此事孩儿日后再给细说,不知父王这次有何打算?”君煦点了点头,开口。

睿王闻言,凝眉思索片刻,好笑的道:“你个臭小子,有话直说,如此吞吞吐吐作何?”

知子莫若父,君煦是他一手看着长大的,他既然已经这么说,自是早有方法。

“那咱们便来个祸水东引,可好?”君煦与宁墨相视一笑,语气不紧不慢的道。

“哈哈,甚好,此事便交给你们了,我手上的人你们随意调配,正好让我这把老骨头养养伤。”睿王爽朗的笑道。

此后的几天之内,睿王便真如自己所说的那般,对此事不再干预。

但断断续续听到有关善王的消息。

不,应该是庶人云真。

近日南夏朝中发生的大事,便是如此,谁能想到不理俗事的善王爷,竟是之前吏部尚书贪污腐败的背后之人,从他的府内搜出的金银珠宝堪比国库,更甚者还有一些私兵和死士,据说南夏王怒火攻心,被气的晕了过去。

若不是看在太后的份上,怕是直接凌迟处死。

这日,南阳郊外的一座破庙,走进两位身穿华服,长相俊美的华服公子。

“墨墨,不需要我与你一同进去吗?”君煦伸手整理了她的披风,声音温柔的道。

“无妨,他现在已经形同废人,你在这里等我,我同他说几句,便出来。”宁墨摇头开口。

“好,我在门口处等你,有什么异样,通知我。”

“放心便是。”宁墨拍了拍他的手,转身推门而入。

吱呀一声,朱门缓缓而开,但庙中之人确实像不曾听到般,连头都并未抬起。

“想不到堂堂的善王短短几日竟然落到如此境地,倒是让人不免欷歔。”宁墨瞧着坐在地上自顾自地拨弄树枝的人,讽刺地开口。

云真闻言,这才慢慢抬起头来,认真的目光落在来人身上看了看,这才道:“今日这地方也算蓬勃生辉,竟然能将未来的睿王世子妃请来,倒也是老夫的荣幸。”

宁墨眼神一闪,倒是没有料到他会如此快地猜到她的身份。

而对面之人似是看出她心中所想,声音里带有几分缥缈地开口:“你的眼睛很像她。”

顿了顿,有继续道:“今日你的来意,若是来看我笑话的,大可不必,成王败寇,起起落落,又有何惧,至于你想问的事情,我也可以回答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推动的,年少时,我曾遇到一女子,待我表面心迹后,但奈何她遭到她言辞拒绝。我生而高贵,又岂会能容忍她践踏我的自尊。

我要让她明白,不选择我,能幸福到哪里?

事实证明,我做到了,我只是稍微派人在宁亦文的面前挑拨几句,他便对阮家做出了那等丧心病狂的事情。

那狼心狗肺的宁亦文又有几分值得她倾心相待,你说可笑不可笑?”

话到最后,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虽时隔多年,但不得不说,阮滢的确是他放在心上的人。

“那你呢?若是宁亦文是狼心狗肺,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以为你所谓的爱有多深刻,无非是因为得不到而廉价的不甘,原本没进来之前,我打算将你送去给我祖母赔罪,但是我现在后悔了,你不是不惧怕如今的结果吗?那便睁大眼睛好好看看,等待你的会是什么。

你身上背负阮家的人命,都要一一还回来。

你可做好准备了?”宁墨嘴角勾起一抹完美的弧度,但那眼中的笑意却不达眼底,眸光幽冷,带有十足的冷意。

话落,不再看他一眼,转身而出。

而云霆待查到此次揭露云真一事,背后之人与宁墨和君煦有关之时,当事人已经回到了汝川。

但他们也想不到有一人也已经在汝川等了他们三日。

“皇叔的身子可还有大碍?”君煦的书房内,君衍看着眼前之人温和的问道。

“已无大碍,现已回到了驻扎地,只要暂时不动武,便无妨,母妃会看着他。”君煦将煮好的茶水递给他,开口。

“那便好,如此一来,父王也能放下心来。”君衍目光试探性的看向对面之人,见他并未有异样,这才放下心来。

“现如今朝中齐王和德王以及离王都恨不得分一杯羹,如此时刻,你怎过来了?可是有事?”君煦声音如常的询问道。

“若他们能挣到,也算是他们的本事,我正好乐的清闲。”

君衍不在意的笑了笑,随后脸上的神色珍重了几分,从袖中将那瓷瓶拿了出来,忙道:“这是墨姑娘身边的秋蓉亲自交给我的,再次叮嘱,一定要派可靠的人送到你的手中,我虽并未询问,但想必是你的解药。

此事事关重大,也是我多年的挂想,所以我便私自连忙赶了过来。”

君煦从他手中接过,他之前确实听宁墨提及此事,她将秋蓉安排在了寿宁宫,想必这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秋蓉得到,而她又求到君衍那里,想必定是下了一番功夫。

思及此,开口:“那秋蓉可有事?”

“她暂时还好,只是一时半会脱不开身,你放心,我已经命人将她的安危看护好,若有危险,会有人将她带出来。”君衍忙解释的出声,而后目光有几分复杂的看向君煦,轻声道:“我已经准备对她们下手了,这么多年,他们欠母妃和你的,也该还了。”

闻言,君煦的眼中闪过一抹伤痛,深吸一口气道:“嗯,若有需要,你可直接去聚源斋,青鸾知道怎么做。”

“好。时辰不早了,我出来这么些天,也该回去了。”停顿几瞬,又接着道:“阿煦,你别怪他,他也是身不由己。”

话落,便要转身离开。

只是在他刚走到门口,却听身后一道低沉的嗓音响起:“兄长,若是有朝一日,你坐上了那高高皇位,我必送你万里河山。”

似是过了许久,才听君衍平复心情的应声:“好,若真到了那日,兄长定当还你一个繁华盛世。”

第二日,君煦便带着宁墨见了鬼医夫妇,并且将君衍带给他的瓷瓶交给了他们。

“不错,这的确是你所中之毒的解药,不过因着你所中之毒时间过长,我需要在此基础上多加些药材,这几日你先在谷中住上几日。”鬼医神色间尽是轻松地道。

还不等君煦说话,便听到一声瓷器破碎的声音,入眼的便是云娘神色贯注的紧紧盯着宁墨,茶水溅了一地,她也丝毫没有注意。

“云娘?”鬼医试探性的开口。

“你可是认识阮滢?”云娘并未回答他的话,反而一瞬不瞬的紧定宁墨。

宁墨下意识看向君煦,却听鬼医解释地开口:“云娘是我一个故人之女,之前因身中剧毒,再加之身受重伤,沉睡了许多年,不日之前才苏醒。”

宁墨点了点头,这才道:“阮滢是我的祖母。”

“怪不得,怪不得,你很像她。”云娘情绪激动地开口,语气哽咽地出声。

见状,其它几人相互看了看,默契的将此空间留给宁墨和云娘二人。

房间内。

云娘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神色柔和地看向宁墨,徐徐开口:“年幼时,我曾与父亲在阮府居住,因此结识了你的祖母和她的哥哥阮杰,许是年纪相仿,彼此之间兴趣相投,故此,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后来,家父的事情办妥,我也便与他回到了汝川。

只是我们三人还会有书信往来,感情倒也并未受影响。

不过,倒也并未见面,直到.....直到我曾在信中听阮杰提起宁亦文之事,我放心不下,私下里偷偷跑了出去,却没有想到我刚见到阮杰没多久,宁亦文便被放了出来,阮杰也因为救他而受伤,而我也在为阮杰寻找药材的路上被人围剿。

危难之际,我发了求救信号。

等再醒来之时,已经不知今夕是何年。”

随着她的开口,身子也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

宁墨忙将手放在她的手上,宽慰地出声:“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随后宁墨忙将有关她祖母和宁亦文的下场说给她听。

“好啊,报应,报应。”云娘大声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声里多了些无人能懂的寂寥和哽咽。

将云娘安置好,宁墨这才走了出去。

“墨墨。”君煦一直在门口等她,忙出声唤道。

“嗯,云娘睡了,我想去找下鬼医前辈为她看看。”

“好,我陪你一起。”

两人并肩而走,君煦知她此时的心情,倒也并未打扰,而是主动牵起她的手。

“君煦,你可还记得我之前问过你有关残缺印章一事。”宁墨任由他作为,开口问道。

“嗯,记得,是祖母托付曹管事给你的。”

“你看这个?”宁墨停下脚步,将自己握在手心的另一半印章展现开来。

虽并未比对,但君煦却能一眼看出,这的确能与宁墨之前让他看的相吻合。

“是前辈给你?”

“嗯。”而后宁墨便将自己刚刚得到的消息一并告诉了他。

“那前辈和阮杰前辈...”君煦语气有几分不确定地推测。

闻言,宁墨轻叹一口气,点了点头。

而后又道:“听前辈说,当年阮家父母以防朝廷觊觎阮家偌大的财产,便将阮氏的一大半财产藏匿了起来,而取得它们的条件便是这印章,当年他们将这印章一分为二,分别留给了祖母和她的哥哥。只可惜,却最先引来了宁亦文。”

“墨墨,你还有我。”君煦神色认真的道。

宁墨笑了笑,感叹地开口:“嗯,我还有你,事情都过去了。”

几日后,鬼医将新配置的解药调配好,令君煦服下。

“三个月之内,不可动用内力,方可痊愈。”鬼医收回搭在他脉搏上的手,淡声道。

他的话一出,房内的其他人都送了一口气。

“这些年,有劳师父师娘。”君煦起身,对着二人郑重的行了一礼。

“你个臭小子,何时如此客气,不过倒真是放下心来,我与你师娘已经说好了,待你无事后,我们便外出游历一番。”鬼医笑骂道。

“不知师父师娘要去哪里?”

“哼,去趟北狄。”鬼医似是想到了什么,冷哼道。

“你师父啊,总是放不下不暖儿。”一旁的玉玲珑接着开口。

“胡说,你懂什么,我烦那小丫头都来不及,怎会放不下,行了,我还有事,去趟药房。”鬼医瞪了她一眼,否定地出声,只是那脚步怎么看都有些落网而逃。

“我去看看你师父,煦儿,这三个月不可大意。”玉玲珑无奈地笑道。

“是,师娘。”

待他们二人走后,宁墨和君煦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君煦,我有没有说过一句话。”宁墨收敛了几分笑意,认真且郑重的开口。

“什么?”似乎是知道她要说什么,君煦的心跳不自觉的加快了几分。

“遇见你,是我幸运,更是我这一生最美好的事情。”

君煦的眼眸深邃,定定地看着眼前他这一生认准的女子,似乎用任何的语言都不能表达他此时的心情。

“那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君煦一把将她拥入怀中,良久,才在她的耳侧,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的道。

“什么?”

“我爱你,从很早很早的时候开始,深入骨髓,此生不变。”

《重生之嫡女悍妃》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阳朔小说网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阳朔小说网!

喜欢重生之嫡女悍妃请大家收藏:(m.top-yangshuo.com)重生之嫡女悍妃阳朔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王者风暴 你凶成了我喜欢的样子 长街 朱门恶女 疯癫 归路 星际音乐大师 明星私房菜[直播] 大道朝天 替天行盗 穹顶之上 绝世药神 百炼成仙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HP/DH]琉璃色 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 师父他太难了 反派王妃上位指南 落花时节又逢君 我比总裁更霸道[系统]
经典收藏 千面风华 纵情弃妃 盛宠令 郡主重生手札 和亲公主回来了 狐恋 旧时燕飞帝王家 京门风月 东陵帝凰 金枝玉叶 花开锦绣 盛宠之将门嫡妃 有座香粉宅 王风 嘉平关纪事 [红楼]婢女生存日常 盛宠之嫡妻归来 凤凰台 盛世倾颜之毒妃归来 永安调
最近更新 表哥万福 锦衣玉令 长姐她富甲一方 救世主她才三岁半 天作不合 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 大唐验尸官 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 大清良人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清穿大福晋 农家辣娘子 催妆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贾府长媳[红楼] 盛嫁之田园贵夫 二婚必须嫁太子 万兽朝凰 顾七她只想种田
重生之嫡女悍妃 花逸安 - 重生之嫡女悍妃txt下载 - 重生之嫡女悍妃最新章节 - 重生之嫡女悍妃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