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巨星

SISIMO

首页 >> 超级巨星 >> 超级巨星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余生漫漫皆为你 影后成双[娱乐圈]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 [综]吓死人了 遛鬼 尖叫女王 余生有你,甜又暖 那个大佬回来了 爱财如命 婚后霸占娇妻
超级巨星 SISIMO - 超级巨星全文阅读 - 超级巨星txt下载 - 超级巨星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番外异地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曼哈顿的夜景不说独一无二,却也足以让没有怎么去过大城市的人目眩神迷,至少虚心就是这样。

很久以前,他还不叫虚心,事实上,他身份证上的名字也不可能是虚心,虚心只是他的道号,他的俗家名字叫陈明生,一个很俗气也很大众的名字,倒是和丁曦在电影里饰演的那个陈辉生名字很相像。

这会儿的虚心,或者叫陈明生,才刚满十八岁,勉强算是个成年人了,这时候的他穿着洗得干干净净却难免显得很朴素的衬衫和牛仔裤,甚至不像其他那些他这个年纪的大男孩儿那样套个T恤或者在牛仔裤上剪两个破洞,他就是这样干干净净的,只是头发略长,服服帖帖地落在耳边。

拉了拉背上帆布包的背带,他的眼神有点迷茫——

没错,他迷路了,没能和那个本该来接他的人对上号。

曼哈顿对于虚心这个从小在山上长大,除了师门任务之外几乎不会出门的小道士而言,简直像个巨大的迷宫,而且,还是让他头晕目眩太充满红尘气息的那种。

独自在时代广场那巨大的屏幕下站了一会儿,虚心掏出了临走前师父塞给他的手机,然后心塞地发现在这里根本就用、不、了!

虽然他还是会一点英文的,但是在这种繁华热闹大家都开开心心的地方问人家——你们知道最近的墓地在哪里吗?会不会被人当成神经病啊……这天都黑了半夜三更跑去墓地?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人脑子会不会有病。

但是他是真的很急需要赶去据说离这里不太远的某家墓地,他是来出公差又不是来玩的,只知道在曼哈顿某个地方,结果出租车司机直接把他当成了观光客,居然被扔在了时代广场这里。

……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墓地……

说起来,虚心的第一次美国行,就是这么不顺利。

于是,聪明的他立刻想到了另一个方法:“请问离这里最近的教堂在哪儿?”

原本应该来接他的那位,据说是个神父,嗯,随便找间教堂打听一下总是没错的。

在这个高楼大厦林立霓虹闪烁的街区里,虚心看到了那淡然自若矗立在期间的大教堂,巍峨的哥特式建筑,繁复的穹顶、精巧的雕刻……嗯,看着比他们山上那个年代久远的道观漂亮不知道多少倍!

虚心承认自己嫉妒了。

而就在这时,他见到了那个年轻英俊的神父,简直是他一生的迷障。

他穿着黑色的长袍,并没有多少特别的长袍穿在他的身上,简直有种特别禁欲清冷的气质,他的年纪估计也不大,但瞧着很沉稳,那种原本该是逼人的英俊,因为这样的穿着而敛去了锋芒,却让人觉得更加迷人,身为神父,他确实看着温柔亲切,只是那双碧绿的眼睛却深邃如海,这是个比明星还要耀眼的神父。

“兰德神父,您来了正好,这位先生说要找一位神父,但是他又不知道那位的姓名,只知道他们本来该约好了在百老汇附近见面,但是他迷路了,才找到这里来……”接待的这位白人大叔也是醉了。

“你先下班吧,我来和他说。”连声音都是温柔而磁性。

虚心甚至有些恍惚了,在山上,他有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但是说实话,和他比较亲近的也就是两个师姐,他的师兄其实都不大喜欢他,因为他太得师父的欢心了——其实虚心对那几间道观真的没那么大的心。

这样温柔亲善的人,身上还有一股让他感到舒服的味道,虚心本身灵力很强,自然格外贪恋这种让他整个人都舒畅的气息。

“你是从青城山来的吧?”

虚心眼睛一亮,立刻点点头。

兰德的脸上有些歉意:“本来该去接你的应该是我的朋友,”他笑着说,“不过这件事已经不着急了,你可以先在这里住下,明天我送你去吧。”

虚心松了口气,他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既然这里的人都说不着急了,那他当然放心很多,但还是很谨慎地说:“能不能让我和那位先生通个话?”

他确实不知道谁来接他,但是还是确认一下工作进度会比较好。

兰德同意了,事实上,他在看到虚心的时候,比任何人都要惊奇——没有人告诉他,从中国请来的大师,竟然是这样一位……清秀干净的孩子。

是的,以他的眼光看,这就是一个孩子。

于是,在电话确认之后,兰德和教堂里的人打了个招呼,也换上了常服,听到虚心说还没吃晚饭,就提出要尽地主之谊。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裤穿在他的身上,居然有种和穿着神父袍一般无二的美貌加成效果,不得不说,这与他原本的气质有关,这位神职人员可不是普通的神职人员,绝壁也有点特殊能力。

“你真的成年了?”兰德看着虚心的身份证,仍然一脸惊奇。

虚心笑了笑,觉得自己身份证上的照片太傻,于是立刻拿了回来,“当然。”

谁让这位连个啤酒都不让自己喝了,要知道,他虚心可是从记事起就陪着师父喝酒吃肉的好么!

一位衣冠楚楚的英俊青年,与这样的高级餐厅相得益彰,只是虚心这个穿着朴素的小年轻和这里简直格格不入。

可虚心那是什么人!叫了一大堆东西,吃起来面不改色!

兰德也不是计较别人目光的人,用餐起来随意自然,举止更是优雅,透着一股子旁人没有的从容。

吃完晚餐,两人就沿着街道散步,璀璨的夜景和热闹的人流让虚心心情还不坏,而这两个人都不是普通人,体力自然也没有那么弱,虚心步履轻盈,兰德也脚步稳健,两人并肩而行,明明穿着打扮截然不同,长相上更是很有差距,虚心只是清秀而已,唯独一双眼睛清亮灵动,这还是他常年修道的结果,兰德却是英俊到好像电影里的明星,还比那些明星要多几分气质,偏偏气场上却十分和谐。

他们的种族不同、宗教不同、出身更是不同,陈明生之所以会被师父捡回家,是因为他原本是个被拐卖的乞儿,四五岁就在街上流浪,要不是师父带他回观里,估计他这辈子的命运可想而知,兰德却家庭优渥,还不是一般的优渥,他自小住的是奢华的海滨别墅,上的是最好的贵族学校,出入都是司机和豪车,穿的更是最贵的那几个牌子——说句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他还有两个哥哥,根本就不可能来当一名神父,哪怕再有这方面的天赋也是没有用的。

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却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认识就仿佛一见如故。

再往后,就是数月之后,因为这件任务着实不太简单,虚心在美国一住就是三个多月,这么长的时间里,他渐渐和在美国的联络员杨九余熟悉起来,他和远在国内的杨六裕是堂兄弟,杨家是个大族,在族里杨六裕排行第六,杨九余排行第九,倒也清晰明了,不过论长相,杨九余要比杨六裕要出色多了,这时候穿着笔挺的银灰色西装,温文尔雅之余更添几分沉稳。

“说起来你和你堂哥还真是不同。”虚心喝着杯子里的橙汁,看着杨九余那杯很浓的黑咖啡,想想都觉得苦到不行。

杨九余笑了笑,揉了揉眉心,略疲惫地说:“工作太多,昨天晚上三点才回家。”

“这一点上你们倒是很像。”工作起来都很拼命。

“你是不是要回国了?”

虚心平静地点头。

杨九余蹙眉,“我早就提醒过去不要和兰德搅和在一块儿的。”

“嗯,早前我也没想到的。”虚心托着腮叹气,“我们道家讲究阴阳调和,我也知道这样子不大对劲,但是你必须承认,兰德确实很迷人。”

杨九余看着虚心一片清明的眼眸,无语地说:“这话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我怎么觉得这么难以相信呢?”

虚心笑了起来,“我是真心地喜欢他,相信他也是真心地喜欢我。”

杨九余直接冷笑,“是啊,兰德对待他的每一任情人都是真心的。”只是这个真心的时限太短而已,“作为一个神父,他这样我还真不觉得他对他的信仰有多虔诚。”

“他至少还是有点原则的,从来不对那些教众下手不是吗?”虚心姿态悠然,“对了,我还没问你一个问题,你以前看他的这些……嗯,真心,最长的能维持多久?”

作为中国在美国这种特殊事务的联络员,杨九余和兰德还是挺熟的,兰德作为美国方面处理特殊事务比较多的……特殊人士,与这边打交道的次数相当不少。

“有些我可不认识,不过我所知道的最长的一个,好像是一年多?”杨九余喝了一口咖啡,“所以我不懂你和他搅和在一起做什么。”

虚心慢条斯理地说:“红尘情障,不去看,怎么破?我是不怕的,再加上,情之一事不过顺其自然,他是个洋和尚,照理比我更不该,我们道家倒是不计较的,可我若是就此抵触这份情感,然后回国去,指不定他就真成为我心中迷障,还不如放任一次。”

杨九余沉默下来,然后苦笑,“我忽然不知道在这段感情里,将来兰德和你谁会更不幸了。”

“哪有什么不幸,”虚心笑起来,“任何真情实意的感情都是美好的,尤其爱情。”

杨九余叹气,希望如此吧。

最终的结果,不过是虚心回国,距离远了,似乎感情也就渐渐淡了,他们于半年后分手,这段感情,或许对于兰德来说乏善可陈,对于虚心来说,却是实实在在的第一次。

不过,要说谁对这段感情念念不忘,杨九余反而觉得是兰德,这也真是诡异。

因为认识兰德少说也有七八年了,这个家伙从那家隐秘的神学院被放出来之后,就一直过着祸害世人的生活,当然,就好像虚心说的,他也有他的原则,从不对教众出手,更不沾染那些信仰虔诚的,甚至因为国外的少年少女一向早熟,他从来都不会对没成年的孩子释放那种诱惑的荷尔蒙,不过,这位喜欢的对象,好像还没有不能成功的——

杨九余本来以为虚心也是其中的一员,大概也没什么特别,因为他既不是兰德身边最好看的,也不是那些气质出众卓尔不群的优秀人士,更别说性感、风趣、可爱、博学……嗯,这些优点,虚心都没有,哪怕以杨九余的眼光来看,虚心不过只是清秀,非但不性感,还有点瘦削,平素一派淡然,既不可爱也不风趣,因为年纪不大,瞧着甚至有些青涩,和那些天生有魅力光环的成功人士更是不搭界,与兰德以前的那些情人简直不能相比。

兰德这个人,既多情也无情,他与那些情人相恋的时候,单单凭那双漂亮深邃的蓝眼睛,大概就能让人溺毙,觉得他能情深一世,等到无情,却也能断得干干净净,让那些情人或许还久久挂念他,他却从不去追忆往昔。

偏兰德似乎对虚心有那么点儿念念不忘,也算是让杨九余惊奇了。

“你不是在休假吗?”杨九余怀疑地说。

他知道,兰德的家远在另一个州,平时一到休假,他必定要回家的,即便是神父,那也不是全年无休的,事实上兰德一年的休假还算不少。

“听说过几天明生又要来?”

兰德不会中文,偏偏虚心名字里的“明生”两个字被他念得极其标准,咬字的时候唇齿之间甚至还带着一股别样的韵味,他从不叫虚心的道号,而叫他的名字。

“对,不过这次不来纽约,是去洛杉矶。”

“洛杉矶么……”兰德沉默下来。

让杨九余惊异的地方就在这里了……那个,兰德自从和虚心分手之后,就再没有过新的情人,洁身自好一二三居然三年多了!这简直是奇迹好么!

于是,在看眼前这位算是他朋友的份上,杨九余叹了口气说:“之前他在国内出了个任务,状况不是太好,这趟本来不该是他来的,是他的师姐,结果他师姐跑得不见踪影,只好再让他来收拾烂摊子。”

他们青城山的其他人都只是再国安挂个号,也就虚心一个人称得上兢兢业业,但有的事,他们还是会做的,这件事本来那位答应的好好的,临到头又找不着人,事情又棘手,即便虚心之前受了暗伤,这次还是不得不来。

兰德听了这话,眉宇间就有点烦闷的模样——

显然是替虚心烦的。

不过,他没说去洛杉矶,杨九余肯定更不会提。

于是,在五天后,杨九余听到兰德赶去洛杉矶的消息,真是半点儿不惊讶。

还真是魔怔了,一物克一物,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这兰德,恐怕真落入虚心的魔障里了,也真是令人意想不到。

半个月后,兰德回到了纽约,虚心却没有随行。

“他呢?”

“谁?”

“虚心啊,啊对,就是明生。”

“他回去了。”兰德淡淡说,眼底却不像口头上那样平静。

杨九余只好不问了,回头却打了个电话给虚心。

“你还在养伤?”

“那是。”虚心的声音懒洋洋的。

“这次和兰德又怎么了?”

“没怎么啊,不过不用提他了。”

“为什么?”

“三观不同不能好好玩耍了。”虚心抱怨。

杨九余:“……”

“行了,就这样吧!”

显然,虚心不想再提起这个人,而兰德,到杨九余这里来坐的次数却越来越多了。

虚心可以来美国,还来得很方便,因为道家讲究一个清静无为,根本称不上多少管束,国外对道家的观感也是不错,所以才会这样方便,而兰德这样的特殊神父,别说是去中国,就是出去旅游,也是要上头批条子的,还要提前向国内报备,根本没有那么容易。

这就是特殊宗教人士的麻烦了。

于是,眼见着兰德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杨九余就很清楚,大概他的条子……没能批下来。

其实像兰德这样有特殊能力的神父是很少的,整个美国一双手就数的过来,而其中兰德是最年轻的一个,所以即便是上头都知道兰德在性向方面有点问题,却也睁只眼闭只眼。

更雪上加霜的是,往后虚心跑美国的次数越来越少,因为在美国不止杨九余一个联络员,但与兰德最熟的就是杨九余,渐渐的虚心与其他联络员联络的次数偏多,让杨九余都有点儿哭笑不得。

“倒是挺久没在这儿看到你了。”丁曦姿态优雅地喝了一口面前的茶,微笑着说。

虚心也笑,“那不是在国内也挺久没见到你了嘛!”

“我一直想问你和你口中的那个洋和尚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几年他在我附近转悠都有好几次了。”

这时候恰好贺望岚在丁曦的旁边落座,瞥了虚心一眼,“让他有事没事离丁曦远一点,还有,你不要每次来洛杉矶都找我们,他或许就会还我们个清净了。”

虚心叹了口气,嘀咕说:“还真是个麻烦!”

“你倒是说说,什么麻烦?”

“这洋和尚也是见识浅,”虚心压低了声音,“唉,还不是见识到了我道家的双修之术,大概食髓知味了?”

丁曦:“……”

贺望岚:“……”

尼玛这是什么见鬼的理由!

“难道你不喜欢他?”

虚心摸了摸脑袋,“嗯,大概是喜欢的,就是讨厌他的态度!”

丁曦无语地看着他,“什么态度?”

“就是……喜欢床的态度。”

丁曦忽然觉得,这位大概就是——恼羞成怒?

因为这种见鬼的理由也能分开那么多年,他也是醉了。

“那如果,他是真的爱你呢?”

“那也不行。”

“为什么?”连贺望岚都忍不住好奇。

“我要住在青城山上,师父年纪越来越大,我肯定不会离开的。”虚心认真地说,“说到底,美国并不能经常来。”

而相反的是,兰德根本不能离开这里。

到底是有缘无分。

“那么将来呢?”

“将来那么长,谁知道呢。”虚心淡淡说,“他那样的人,指不定明天就有了新的情人,又能记挂我多久?”

未来,未来那么久,一年、两年,还是五年、十年?

到底,一辈子还是太短了。

虚心有些遗憾,不过在他的心里,孰轻孰重还是很清楚的,所以,他仍然是那个青城山的虚心,而不是兰德的陈明生。

“明生。”

他正出神地想着,却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青年依旧英俊逼人,却没有穿那身黑色的神父袍,他的神情温柔而深情,丁曦却觉得这人的眼神都带着点儿狰狞了——

嗯,他真心被虚心躲怕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虚心瞪大眼睛。

兰德却没有回答他,直接坐在了丁曦的对面,认真地说:“能不能请求你们一件事。”

丁曦很有点儿诧异,他会求自己什么事?

“请说。”

“我知道您身边有很多很厉害的人,我的老师他们都提醒过我不能招惹你们。”

贺望岚挑起眉,“你的意思是?”

“我听明生说青城山很美。”兰德微笑着,顿了顿才继续说,“能不能请你们帮我偷渡出国?”

丁曦:“……”

贺望岚:“……”

虚心:=口=

于是,未来恐怕真的很长,很长。

《超级巨星》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阳朔小说网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阳朔小说网!

喜欢超级巨星请大家收藏:(m.top-yangshuo.com)超级巨星阳朔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城主大人你那么美腻 海鲜盛宴 爱财如命 总有情敌想要攻略我 田园佳婿 植物人伴侣在我逃跑后气得睁眼了 舌尖上的心跳 奥术神座 有只海豚想撩我 凤囚凰 你是我世界里的唯一 大副不容易 书穿女配很低调 从1983开始 SCI谜案集(第二部) 一剑诛仙 她是神 天道宠儿开黑店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 疯癫
经典收藏 我真的不会演戏 小红杏 危险美学 卡普格拉妄想症候群 若你尚在 猎情 人鱼爱宠的修真日常(重生) 我成了六零后 和甜文男主谈恋爱[快穿] 血夜异闻录 和主人的十个约定 游戏加载中 谈恋爱不如追星 藏在回忆里的风景 明星养成系统bug版 墨尔本,算到爱 挑肥拣瘦 在灵异世界里谈恋爱 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 重生之苏晨的幸福生活
最近更新 我喜欢你男朋友很久了 被读心后这手分不掉了 总裁酷帅狂霸拽 天团与皇冠 七十年代废柴女配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综]斯塔克小姐 六零土地神 系统之胖妹要翻身 退婚后大佬她又美又飒 在七十年代搞建设 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 哒宰先生每天都在生气 逼真 雪意和五点钟 全帝国氪金养我 张总叕去拍戏了 营业悖论[娱乐圈] 红尘篱落 宴先生缠得要命
超级巨星 SISIMO - 超级巨星txt下载 - 超级巨星最新章节 - 超级巨星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